[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文欣赏:桃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布者:广播台来源:信誉最好的网投平台 发布时间:2018-06-04浏览次数:37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悲鸣的喜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片花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桃夭的红是婚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瓜的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千年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淇水边的落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我晨昏旦暮的渴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占卜的龟甲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请你显露佳人影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诗经为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桑林间许下的盟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欲爱之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远来的车马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噔噔作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击起钟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将与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古老的高墙上迢遥相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诗是最动荡而瑰丽的语言,口齿间的吟读叹诵,笔墨下的流泻倾洒,仿佛幽密的情人在轩窗小阁前杳杳抛却几粒青涩聱牙的籽。涤尽霜华后,又是最情真热辣的一颗内核,被妥当地裹以花瓣安置于高绝山顶上,圣洁、雪白,不可亵渎。而千年后的今人,手执一部字字直白的古籍,以为就能攀上那爱情箴言的象牙塔,不知离塔顶仍有参商之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期节目,让我们怀着无比的仰望与静谧,一起走近《诗经》重重遮掩下的真谛,感念痴嗔情思、恩怨儿女。一双眼即为一副图景,一颗心即成一家之谈,或有几分揣度,几分谬误,还望包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诗经》是淫雅的,淫雅一词,解释起来,却是直白的稚气未脱。仿佛初习礼仪的少年人,少了几分世故拘谨,眸子里含着一派莽撞的灵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淫自天性,雅即风俗。原始的欲望袒露在礼教的面纱之后,令人不觉羞赧情动。更兼有许多可歌可泣的人儿,在山山水水间兀自跳脱着,细数千年情爱生活,婚嫁礼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读懂一本书,须读懂里面的女人。读懂她们各色面目姿态,以及迥然生活轨迹里流淌着相同的喜悦与悲哀,方不虚此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硕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硕人敖敖,说(yuè)于农郊。四牡有骄,朱幩(fén)镳(biāo)镳,翟(dí)茀(fú)以朝。大夫夙退,无使君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水洋洋,北流活活。施罛(gū)濊(huò)濊,鳣(zhān)鲔(wěi)发发,葭(jiā)菼(tǎn)揭揭。庶姜孽(niè)孽,庶士有朅(qiè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人,又见美人,且是身份尊贵、命途凄楚的美人。这样的女子往往为历史偏爱,仿佛要将她一生的美丽与痛苦对立起来,砌成一座供世人观瞻的血染的牌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东宫之妹,邢侯之姨,谭公维私。庄姜的前半生,辉煌至极。身为齐国公主,卫庄公的夫人,人们不知她的真实名姓。因随夫姓而有“庄”因齐国养育而有“姜”庄姜身上,映照着国家和丈夫的影子,可以独享的,只有她的痛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远嫁异国的庄姜而言,爱情不过一具华丽空荡的婚辇。纵使香草为盖,椒兰涂壁,也如出嫁那日雪白耀目的芦苇花,撑不过半个秋天。她身份之尊贵,容貌之昳丽,才华之卓绝,无不是这场婚事浩浩汤汤的陪嫁,一倾入海,再无转寰的余地。日后每思一刻,便痛失一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诗经》用尽极妍的措辞修饰她的美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又于婚嫁之后,收录她生平遗作,无不是为这场众人观看的自尽赌局添上厚重的砝码。婚姻不幸,夫妻不和,庄姜在这丑剧中这样艰辛卖力地演,这角色对她来说,太重了。她如何能活想活,皇室不让她活,天下不让她活,她死于心碎,仿佛是抵斥黑暗宫廷最好的结局。历史容许了无数将士苟且偷生,却不可让庄姜们咽泪装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:(幽幽地泣诉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。我心匪席,不可卷也。威仪棣棣,不可选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与君子,终究成为《柏舟》里两支飘荡无依的船舶,逐渐相去甚远。想来诗经对其最仁慈之处,是将那易逝的容貌刻成诗行,给予她一场留与后人观望的盛大花事。至少那时,她还是坐在婚辇中大红着身,美艳明丽的新娘,怀着一丝未知的幸福,知道前路有人在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桃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宫廷中的薄凉情意纵不可期许,在平常女子的绮梦里,也有桃花烂漫的重重春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果实投掷在那君子身上,他以美玉来送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果实为礼,以桑林为地,在莽苍之间不能有更多的平等了。尘世中的男男女女,用自然最原始而纯真的姿态,不存门第,不存杂念地相爱。这时的女子,像极了丰沛鲜美的果实,怀着待君采撷的动人心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至双方家庭的洽谈介入这一场状若天真的恋爱,婚嫁才初展开她美丽而矜傲的面容。不止两情心悦之,仍需门户相宜,一对恋偶才能得到乡邻的祝福与承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尔卜尔筮,体无咎言。以尔车来,以我贿迁。两家商定后,举行四野皆知的婚事,女子的喜怒哀乐便由一扇门过渡到另一扇门里。婚后的日子一旦落了锁,隔着墙便是自家家事,外人再无法窥探插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应尘埃落定,但生活怎会给女人以亘古的幸福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都知道,诗经里两类诗最多,一类是爱情诗,一类是怨妇诗。其中的蹊跷叫人心生寒意。爱情诗与怨妇诗很可能是封建婚姻制度下同一女子不同时期的心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心灰意冷的变故,是人变。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及尔偕老,老使我怨。时光如剪,不断磋磨之中,爱意也消失殆尽。桃夭,这一未嫁女的咏叹调,终将成为载着旖旎往事的婚姻囚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诗经中,还有另一类诗占了大量的篇幅——战争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无奈凄迷的变故,是天变。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战争之内,必有离殇。女子在家中等待一个未归的人,而他不知何时归来、会否归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存结局的前路,连那幸福也一并创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亲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人是丛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猛虎在斧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血流三尺地开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樵夫便在女人眼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复一日地入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片林子深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月亮和湖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漫山的车前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底漂浮的荇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君子青色的衣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战场上的号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像鼓动的琴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阳在血液中喷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饥渴着奔涌的海潮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性的呼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当我终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终于从落败处倒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我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西北的沙地上得到安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膝盖撑起我的头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亮的手臂在黑暗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断召唤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像召唤着我死去的父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夕阳坠入山顶的那一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众鸟都依依归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闻到车前草的芳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起父亲说过的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人是丛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诗经》中,凤冠霞帔描摹的极美,但于幸福一说,却似红楼幻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子的情事,历经了千年的跌宕,方才悠悠转醒。我们掀开礼俗的面纱,往高耸入云的山顶窥探,妄想一睹情爱全貌,却只见山崖上森森白骨,无数晦暗的故事葬送于此。《硕人》里,爱是王权与美色的对峙,庄姜输了,《桃夭》中,爱却是誓言与时光的对决,更为无力,更为惨烈。那些得到爱的,往往是大胆独立的女子,而温柔顺从的女人们希冀了一春的动人情事。盛装而来,也不过共赴这一场,悲鸣喜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ML 地图|Sitemap 地图